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白血病女孩:

想捐遗体,帮医生研究明白这病


“妈妈,骨穿腰穿太疼了,等我死了,你就把我的身体捐给医院,让叔叔阿姨研究明白这可恶的白血病。” 12 岁的鑫鑫对妈妈李术平说。

这已经不是鑫鑫第一次萌生这样的想法,在 2 个月前在医院化疗时,鑫鑫就跟妈妈提过,李术平打断鑫鑫,“别瞎说,我女儿才不会死,鑫鑫会好的。”鑫鑫惹妈妈哭了,她再没敢在妈妈面前提过“ 死”。

可是鑫鑫知道,正常白血病治疗的孩子,回家一个星期就要再去医院上疗了,可是她回了家,就再没回去,家里无法支撑巨额的医药费,她谁也不怪,只想让妈妈满足她的这个想法。

图片1.png

 

这样你还捐吗?可以

25 日,省红十字会、省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主任和工作人员来到鑫鑫暂时停留的爱心厨房,沟通捐献遗体的事。

要不是被口罩和帽子包裹着半张脸,鑫鑫看起来和正常孩子一样。向上翘的浓密睫毛,宽厚深邃的双眼皮,红色外套把女孩的脸色也映衬得很好看。

鑫鑫很壮实,1 米 5 的身高 130 多斤,妈妈说她自从生病,激素的药物就让她像气球一样胀了起来。

“对不起,鑫鑫,捐献遗体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中心王主任告诉鑫鑫,遗体捐献的用途是为医学生上解剖课用。

“这样你还捐吗?” 妈妈问鑫鑫。鑫鑫想了想说:“ 可以。”

王主任介绍,鑫鑫未满 18 岁,按照规定不能签协议成为志愿者,等到满 18 岁后,鑫鑫可以到中心去签署协议。如果这期间,鑫鑫发生了意外,妈妈可以替鑫鑫签协议,完成她的心愿。

王主任安慰鑫鑫:“你看起来这么好,不会有事的。” 


她哭了三天三夜没睡觉

鑫鑫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种白血病的治愈率在临床已经达到 70%,鑫鑫出院时,她的指标已经转阴,这意味着她继续再做几个疗程,就可以痊愈。但因为家里条件有限,她不能再继续。

鑫鑫的家在双城韩甸镇农村,去年 11 月,鑫鑫被查出白血病,在哈医大一院血液肿瘤科治疗。

鑫鑫得的是 “急淋”中的高危型,要经常做骨穿和腰穿观察各项指标,“腰穿从脊梁骨扎进去一个竹签粗的针,抽脑脊液,然后平躺 6 小时不能动,一动就会吐;骨穿是抽骨髓的,在胯骨上把一个长针头一边转一边扎进去,然后吸骨髓”。鑫鑫每周都会做三次腰穿,躺在床上的她就有了以后要捐献身体的想法,“每个小朋友做骨穿腰穿的时候都哭,还有的咬着牙强忍着,这真的很痛,我不想让他们受折磨了。”

在鑫鑫看来,化疗的药物是毒药,这比腰穿和骨穿更吓人,“化疗只有第一天打的是毒药,之后都是救命的药,但是救命的药也抵挡不了毒药的威力,它到哪儿哪儿就烂。”鑫鑫说,第一个疗程时,“毒药” 烂了她的嘴,她疼得连嘴都张不开;第二个疗程,烂了屁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妈妈给她烤电、按摩都没有用,她哭了三天三夜没睡觉。

“化疗还会掉头发。” 鑫鑫是个爱美的女孩,很珍惜自己的头发,每天都会编辫子,但 " 毒药 " 一个月让她就脱了一大半的头发,第二个月头皮就已经光溜溜的能反光了。


一边抵抗病魔 一边学习

现在鑫鑫的家里只能勉强支撑中药的费用,但不知道药物的效果如何,因为鑫鑫已经很久没有去医院做过骨穿和腰穿,不知道血液里的癌细胞是否卷土重来。

最近鑫鑫偶尔会感觉腿疼,但是有一件事能让她忘记这疼痛。半个月前,鑫鑫给老师打电话让同村的同学把她的书带回来,五年级的知识,妈妈无法给她辅导,鑫鑫就自己学。每周四周五鑫鑫都很兴奋,因为她的同学要回来了。“我们村离镇上的学校有 30 里地,孩子都住校,只有周末回来。”李术平说,孩子们一回来,鑫鑫就夹个包走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原来,鑫鑫是去同学那找一本叫《七彩课堂》的书,“ 这个就像老师的教案,有词语的解释。” 在家自学时,鑫鑫会自己做练习,不会的地方就空着,等到同学们回来时,她去填空。

李术平说鑫鑫很爱学习,“ 一般孩子都不愿意补课,但鑫鑫每学期开学都问我‘妈,我这学期补课吗?’我有时逗她,说不补了,她就说,那我学习不好了,你可别怪我。其实她特别爱补课。”

鑫鑫学习很好,原来还是班长,尤其喜欢语文,满分 100 分,上个学期打了 98 分,只有语文扣了 2 分。

图片3.png

 

来源:新晚报

友情链接